呼和浩特新城区政法
官方微博

呼和浩特新城区政法
官方微信

活力新城APP

相处一年的网上女友竟是身边“抠脚大汉”?这事法院判了

2021-11-08 15:18:46来源:山西长安网  责任编辑:王欣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“亲,求合租。请问,一间房一个月多少钱?有没有独立卫生间?”

  “500元,但没有独卫。男女合租不太方便吧!要不你再选选其他房子?”

  “我是给我弟弟踅摸呢,他刚大学毕业来太原打工,想找同龄人合租。方便说一下你的年龄吗?我叫娟子,加个微信咱们详聊”

  “哦我年纪也不是太大,你先看看房吧,看上了再商量。我的微信号123456789,阿峰”

  近日

 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法院审理了一起

  小伙一人饰演“姐弟俩”

  把同租室友当成提款机案件

  快跟小编一起来看看

  事实经过

  2016年,大学刚毕业的小勇(化名,男性)来到省城太原找工作。他以虚构的女性身份“娟子”在某网络平台求租房屋,并与“二房东”阿峰取得了联络。当阿峰表明不与女性合租时,“娟子”则声称是为其弟弟小勇求租,经过三番几次和阿峰在网络平台上聊房子、砍价格,甚至谈人生,一来二去,两人成了“熟人”。

  2016年9月的一天,“娟子”假称工作忙不能陪同弟弟来看房。小勇在独自看房后表示了满意,还当着阿峰的面假意给“姐姐”打了电话表示“房子很不错,峰哥是个好人”,当天就拎包入住。

  与阿峰合租了一段时间后,小勇发现阿峰在太原承揽装修工程,正准备开个小公司,而且还是个纯情单身汉,小勇头脑里闪过了一个“邪念”——让“姐姐娟子”出马。

  2016年国庆期间

  “娟子”主动微信联系阿峰,声称自己没有对象,希望能够和阿峰“处对象”。从未与“娟子”谋面的阿峰感到惊喜而突兀,喜的是他对网聊中的“娟子”印象很好,突兀的是了解的还不太多。阿峰不想错过这个机会,提出要见本人。“娟子”向阿峰发送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“素颜照片”,还自称在省外打工,等抽空回来就与阿峰见面。照片中的“娟子”温柔、知性、美貌,与阿峰幻想的“娟子”一样,阿峰瞬间感觉遇到了生命的另一半,而且有小勇这个未来“小舅子”合租“作保”,阿峰觉得很靠谱,满心欢喜地答应了“处对象”。

  从此以后,阿峰把小勇当成了自家人,还把注册成立公司的重要事情交待给小勇办理。小勇明里以“娟子”弟弟的身份享受着“准姐夫”的关心照顾,暗里则继续冒充“娟子”通过微信向阿峰表达爱意。就这样,阿峰在近一年的时间里,与“娟子”处在网恋中。阿峰经常以男友身份在各种节日给“娟子”发红包,“娟子”也是卖萌撒娇不断索取红包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热恋中的阿峰希望听到娟子的声音、见到“娟子”的容貌,多次提出视频和语音,但“娟子”总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来婉拒。然而,借口总有词穷的时候,为了将骗局持续下去,以骗取更多的财物,小勇精心策划了几次“娟子”的到访不遇——

  2017年8月

  阿峰承揽了一处外地的工程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太原。在此期间阿峰收到了“娟子”的微信,称已经到了太原,要与阿峰见面。远在外地、难以抽身的阿峰深感愧疚,委托小勇带“姐姐”住到合租房中;有心的娟子到了家里还专门拍照发给阿峰证明其到访的真实可靠,以取得阿峰更多的信任。“娟子”在看到阿峰的钱包和银行卡后,提出了要通过替阿峰管钱来考验他的诚意,并拿走2000元现金和一张银行信用卡。之后,小勇又在阿峰不在家的时候,多次策划了“娟子”的到访。

  2019年1月

  存有疑惑的阿峰再一次坚定地提出要见面。“娟子”和小勇则“统一口径”声称母亲得了淋巴癌,正在北京看病。阿峰心想,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以最亲的人得癌症来说事儿,于是再次轻信了“娟子”的话,并分几次转了近10万元用来给“娟子”的母亲治病。

  谎言戳破

  2019年,阿峰在聊起这段“浪漫的网恋”时被朋友提醒,豁然感到上当受骗。他匆匆赶回出租屋内质问小勇“娟子”的事情,在阿峰当面的呵斥下,小勇难以圆谎,遂将其虚构冒充“娟子”进行欺骗的事情和盘托出。阿峰当即要求小勇退还十几万元,急于脱身的小勇给阿峰打下欠条后逃之夭夭。此后一年,阿峰几次找到小勇及其家人追要均未果,无奈下选择了报警。

  水落石出

  2021年3月,小勇归案后对其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这场由小勇自编自导自演的大“戏”终于收场。二年多的时间里,小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虚构事实,隐瞒真相,骗取他人财物近13万元,赃款全部挥霍。

  2021年9月,小店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后,以诈骗罪判处小勇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,并处罚金一万元。

  小编提醒

  无论骗子如何装扮和掩饰

  仍不离其“骗钱”的宗旨

  面对骗局时,我们要坚守一个原则

  不了解绝不轻信

  不认识绝不打款

  捂好自己的钱袋子

  不断加强法律意识和防范意识

  不让骗子得逞

  (本文转自山西高院微信公众号)

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