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和浩特新城区政法
官方微博

呼和浩特新城区政法
官方微信

活力新城APP

800余万总人口114余万“抱团”? 看这个地级市如何打造基层治理的群众品牌

2020-12-09 16:59:57来源:人民日报  责任编辑:王欣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为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,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,湖南衡阳整合了一批志愿者、社区网格员等,统一注册为“衡阳群众”志愿者,他们劝导文明、服务百姓、守护平安,目前已调解矛盾纠纷1.82万起。

  在湖南衡阳的大街小巷,写着“衡阳群众”四个大字的红马甲身影随处可见。

  社区疫情防控、交通文明劝导、法律服务、纠纷排解、社区矫正、治安防控……目前,800余万人口的衡阳市,共有114万余名“衡阳群众”,4206个志愿服务团队,他们既是衡阳文明志愿者,更是城市平安守护人。

  为啥要“抱团”?

  个别居民志愿服务效果欠佳,

  社会力量待整合、须融合

  “这不就是作秀给我们看吗?不知道搞这个志愿者服务队,到底有什么用?”幸福小区人多嘴杂,一些背后的议论还是传到了周正国耳朵里。

  这是几年前的事情。当时社区书记肖新湘找到周正国,希望他能发挥余热,拉出一支志愿者队伍,为居民做一些事情。可事情干了,却惹来争议。

  原来,小区里有位老人身体不适,家人劝他去住院,他就是不听。没办法,只好找到老朋友周正国来“游说”。一番劝导,老人同意去医院,却坚决不肯在家门口被抬上救护车,怕被大家“看笑话”。周正国这才搀扶着他,出了小区再上车。“明明救护车可以开进小区,他老周非要扶着人家走到小区门口。”不明内情的邻里,背地里就这么传开了。

  幸福社区是2011年设立的安置小区,人员杂、事情多。“群众到社区来办事,不顺心时摔杯子,我看到的都不是一次两次。”周正国说,也不是社区工作人员能力不足,而是“6个人要管九十几项工作,谁都没有三头六臂”。

  对于争议,当过衡阳城区某国有单位一把手的周正国安慰大家说,“既然选择了当志愿者,就不怕有人议论,请群众来零距离监督,时间长了自然就都明白了。”

  幸福社区有烦恼,人民路社区也有难处。位于衡阳老城闹市区的人民路社区,临街商铺多,环境卫生差,车辆乱停屡禁不绝。“以前只有两名城管队员负责人民路社区,经常需要临时支援。”人民路社区党总支书记赵素群说。

  64岁的胡文夏是原居委会主任。看到社区有难处,他主动请缨,找来八九个老伙计,组织起了一支“市容监督巡逻队”。“早中晚,3个时间段,我们各走3圈,看到有占道经营的,就上去劝导。有治安问题,就协助报警。”胡文夏说。

  和周正国一样,胡文夏也曾遇到尴尬。有些店主调侃说,“你们这些老人家,管这些事干什么?”

  “两位热心老人的困惑,其实是在志愿服务中常遇到的问题。如何将自发的社会力量整合起来、融合起来,对组织者和志愿者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衡阳多年来的学雷锋老典型唐备战说。

  怎样聚人气?

  统一注册为“衡阳群众”志愿者,

  越来越多市民参与

  胸前左侧写着“衡阳群众”,右侧绣着自己的名字,如今,周正国逢人就介绍他的“限量版”红马甲,“绣着自己名字的红马甲,是对‘衡阳群众’的最好褒奖。”

  这份自豪来自于“衡阳群众”的品牌打造。2019年初,衡阳整合、招募了一批志愿服务者、社区网格员、文明劝导员等,统一注册为“衡阳群众”志愿者,赋予他们“衡阳主人翁、文明志愿者、平安守护人”的内涵。今年1月17日,衡阳市还为首批22位优秀“衡阳群众”赠送实名制马甲。

  对胡文夏和他的队员们来说,“衡阳群众”给他们带来的,不仅仅是底气,更有实实在在的资源支持。如今,“衡阳群众”市容监督巡逻队不断招募新志愿者,注册成功的志愿者可以参与文明劝导、治安巡防、调解矛盾、帮扶群众等事务。

  去年7月,有居民向胡文夏反映,常胜中路有一家饭店排放的废油废渣堵住了下水道,老板一直拖着不清理。“我们找到老板,和他说,视频和图片证据都在,现在‘衡阳群众’可以和城管部门联动,请城管来对你进行处罚。老板看混不过去,第二天一早,清理出了一卡车污垢,周边居民对我们刮目相看。”胡文夏说。

  这一边,周正国也打开了新局面。他拉起一帮老朋友,组织老年合唱团、社区广场舞队,大家乐呵呵地朝夕相处,关系慢慢拉近了。“退休工人们说,可以搞个修理组,换灯泡,修水管,小事大家帮忙干;女同志说,可以搞个缝纫组,缝缝补补就不用去外面找人了;一些爱锻炼的老人说,不如成立个义务巡逻队,既能健身又保安全。”周正国说。

  “我们社区注册‘衡阳群众’500多人,越来越多的普通群众被党员干部带动起来,帮社区分担了居民调解、文明家庭创建、特困弱势群体帮扶等工作。”幸福社区主任黄春林说。

  如何成常态?

  做好保障、细化评价,

  从“要我做”变“我要做”

  唐备战曾是“备战青年志愿者协会”负责人,除了日常志愿服务,还承担关爱留守儿童、未成年人犯罪社区矫正、心理咨询等协会组织工作。“过去我们自发组织的志愿者,更多是在做零星小事,就像一颗颗星星。但是这几年来,我们越来越感受到,社会治理正在越来越走向真正的共建、共治、共享,社会力量有了更好的激励和管理,就好像星星汇入了银河。”唐备战说,“衡阳群众”的创建为他们带来新变化。

  按照“衡阳群众”品牌创建方案,社区每年要根据积分对专职“衡阳群众”志愿者进行排名,择优选取10人,按照星级,每月从社区分级享受文明劝导志愿服务经费300—700元不等。衡阳还建立了市有总队、县有大队、乡有分队、村有小队的四级“衡阳群众”网络,队伍覆盖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。如今在人民路社区,“衡阳群众”上街,小偷小摸“下线”。胡文夏说,“现在风清气正,看到有行为不轨的,我们‘衡阳群众’都敢于亮身份。”

  衡阳市委政法委宣教科副科长蒋赛说,登记在册的“衡阳群众”中,“平安志愿者”有12.7万人,截至目前,已经参与调解矛盾纠纷1.82万起,教育帮扶重点人群2100余人,提供各类违法犯罪线索7800余条,协助破获各类案件270多起,实现了“低成本办好大事情”。2019年,衡阳刑事、治安案件同比分别下降12.3%、26.45%。

  “推动社会治理从‘要我做’变为‘我要做’,必须坚持大家想、大家说、大家干,充分发挥群众作用,凝聚起全社会共建共创共治共享的强大合力。”衡阳市委书记邓群策说。

 友情链接